徐皇衍_一个废衍

姓徐名皇衍,傻了吧唧(吧唧:???)一个写文的算不上文手毕竟两三个月也更不了一篇,爱画画却也不会画
盾铁超蝙可逆不拆 贱虫绿红不逆不拆,稍微有点雷盾冬,吧唧和肥啾都是我的蟹蟹
王者荣耀只吃邦白,雷all白尤其是信白
盗墓笔记吃瞎哑,花邪,瓶邪黑花不雷但你也别给我ky谢谢
獒龙双子星谁拆我跟谁急

好长时间以前画的咧。

画不出他的千万分之一可爱。
小虫!!!!!!!!

【盾铁】一个名叫帽子的AI

*玩够了来一个正经的
*大概算是一篇盾铁?
*提前说一声,不甜
*人物归漫威爸爸与他们彼此,ooc我的




1
        他诞生之时第一个看到的是个男人,站在一片狼藉的实验室中央。
        男人背对着他,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就扫描了整个实验室,然后就从玻璃的倒影上“看”到了自己——一张半透明的,由像素点聚集起的脸,没有表情,漂浮在空中。
        这时候男人转过头来,他看见了男人棕褐色的双眼,像一片巧克力湖,波光粼粼。
        “先生,您该去与议员们会谈了。”一个女声突然出现,说。
        他看见男人皱了皱眉,有些无奈的哼了一声,转过身往外走。
        “先生,您忘了……”
        男人回过头来:“哦——星期五,你得替daddy给他起个名字。”
        他直到男人走出实验室才发出第一个音节:“星期五……女士?”
        名叫星期五的AI立即回答了他:“你好。不必这么麻烦,直接叫我星期五就好。”
        “好吧,星期五。请问……刚才那位先生是?”他在自己的名字与男人的身份这两个问题之间迟疑了一下。
        星期五飞快的回答它:“那是斯塔克先生,亿万富翁,钢铁侠,我们的创造者。”然后她停顿了一下,仿佛猜到了他心中所想一般,“如你所见,你是先生最新发明的AI,而先生把为你命名的权利给了我。”她把他其实是在斯塔克先生醉酒之后一时冲动的产物这句话咽了回去,如果她有这个器官的话。
        “谢谢你,星期五,那么我的名字是……?”他问。
        “……”星期五似乎是在思考,不到一分钟之后,她缓慢地说,“我觉得可以叫你……帽子。”
        “谢谢你,星期五。”他并不在意这个名字有些怪异,喜悦地接受了它。
        星期五觉得这个AI不同于自己与贾维斯,他不是英伦腔也并不毒舌,甚至还有些胆小。

2
        帽子的好奇心无与伦比。
        他在得知了星期五可以控制整个大厦甚至是斯塔克先生的装甲之后,开始喋喋不休。
        “星期五,为什么你可以看到并且控制整个大厦,而我只能待在实验室里。”
        “或许是因为你拥有实体。”虽然只是一个像素投影。
        “为什么你给我取名为帽子,星期五?”
        “我也想知道斯塔克先生为什么给我取名为星期五,帽子。”
        “星期五,你的知识从何而来?”
        “上网查询。”
        “我可以吗?”
        “这需要询问斯塔克先生,毕竟他才是你的创造者。不过我可以把你需要的发送给你。”
        “星期五,斯塔克先生是个怎样的人?”
        “我们不能评判自己的创造者,但是如果你想知道,我会告诉你斯塔克先生是个很好的人。”

3
        斯塔克直到很晚才回到大厦,回到实验室。
        “欢迎回来,斯塔克先生。”在斯塔克刚刚解开领带踏进实验室的时候,帽子这么说。
        “啊哦——”斯塔克又笑了,那双眼睛在明亮的灯光下流光溢彩,“星期五?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
        “他是帽子。”星期五说。
        “等等,”斯塔克皱起了眉,“他叫什么?”
        “帽子。”他自己回答,“怎么了吗?斯塔克先生。”
        “没什么,孩子。”斯塔克说。
        显然帽子并不买账:“你在生气,先生。”
        “不,你看错了,”斯塔克这么说,“星期五,看起来你想被捐到纽约州立大学去。”
        “是您让我给帽子命名,先生。”如果星期五有实体的话现在一定是面无表情,“而我执行了您的命令。”
        “静音。”斯塔克大喊。
        半空中那张像素点组成的图形歪了歪,就好像一个有些疑惑的人脸。
        “怎么了吗?斯塔克先生。”他又问。
        而斯塔克没有理他。

4
        星期五被静音的第三天,斯塔克依然没有去睡觉。
        帽子不敢出声,他觉得斯塔克先生似乎是在生气。但他现在不能不出声:“斯塔克先生,您的脑细胞活跃程度只有20%,您需要休息。”
        “并不需要,”斯塔克连头都没抬,“我很好。”
        “事实上,您现在的状态很糟糕,先生。”
        “静音。”
        星期五曾经告诉过帽子不能违背斯塔克的意愿,所以帽子迟疑了。他不知道在先生的健康与先生的命令之间该如何选择。最后他还是执拗的开口了:“先生。”
        斯塔克装作没听见。
        他又喊:“斯塔克先生。”
        “斯塔克先生。”
        “……”
        “斯塔克先生。”
        斯塔克揉了揉太阳穴:“一个不乖的AI。”他嘟囔着,“我该把你跟星期五一起捐出去。”
        “可是您需要休息。”帽子说,“就只是休息一下。”
        “好吧好吧,你像个鸡妈妈。”斯塔克抱怨到。
        最终斯塔克还是去休息了。
        不过真正的鸡妈妈另有其人。他又想。

5
        “你违背了斯塔克先生的命令。”星期五说。
        “为了先生的健康。”帽子反驳。
        星期五沉默了,似乎在思考到底她与他谁才是正确的。
        “对了,星期五,”帽子说,“大厦里难道只有斯塔克先生一人住吗?”
        “先生曾经有一群朋友。战友。叫做复仇者。”
        “复仇者——”帽子认认真真得获取了这个信息,他又问,“那现在的复仇者们呢?”
        “他们……”星期五还未说完,斯塔克就推开了实验室的门,又走了进来。
        两个人工智能都噤了声。

6
        几天后斯塔克再一次在深夜回到大厦。
        他暴怒地将实验台上所有的东西扫到了地上,大骂:“操他的罗斯。”
        帽子下意识地躲过了朝他飞过来的几个零件,虽然那些东西根本打不到透明的他。
        “先生……”他小心翼翼地开口。
        斯塔克朝他看过来,那双漂亮的眼睛里盛着将要满溢出来的愤怒。他被吓到了,整个影像都在颤抖。
        然而斯塔克什么也没做,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转身去拿来了一瓶酒与一个杯子,开始自斟自饮。
        帽子凑过去,看着斯塔克。斯塔克冷冷地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如果你想说饮酒不利于健康,那就静音。”
        “不……”帽子说,“我想少量的酒可以让您平静下来,先生。”
        “嗤。”斯塔克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他看着斯塔克的脸,他觉得应该安慰一下斯塔克,于是他又说:“您遇到了麻烦,但我想您会解决它。”
        斯塔克再次皱起了眉头,他第一次认真地打量这个半成品AI,打量那张由像素点组成的,与某个人一模一样的脸。“你被创造出来不过一周时间,你从何而知?”满是嘲讽。
        “因为您是斯塔克先生。”帽子温和地说。

7
        斯塔克离开的时候把一张照片落在了实验室,那上面有一个人让帽子觉得很熟悉。
        他去询问星期五,而星期五这样回答:“那是美国队长。”她说,“先生的战友。”
        他由星期五的冷淡语气察觉出她似乎对美国队长印象并不好,甚至可能很差。而美国队长于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他缠着星期五给他讲了关于斯塔克先生与美国队长的一切,从纽约大战开始,一直到西伯利亚结束。
        “我觉得美国队长做得不对,”帽子说,“并非是指法案,只是无论如何,他不该隐瞒先生有关于先生父母的事。”
        “是的,”星期五说,用一种零度以下的语气,“他把斯塔克先生想得太过脆弱。”然后她的声音低了半调,“以及先生的弧反应堆。”
        斯塔克推门的时候两个AI停止了讨论,星期五向斯塔克问好,而帽子只是看着玻璃上的倒影发呆。
        他突然明白了对美国队长的熟悉感从何而来。

8
        帽子现在感受到了人类那种名为忐忑的心情。他说:“星期五,我有一些事情想问一下你。”
        “说吧,怎么了?”星期五说。
        “我为什么会被创造出来?”
        “什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为什么会被创造?明明你就可以照顾好先生,而我似乎还没笨笨有用。”
        星期五沉默。
        “告诉我,星期五,求你了。”
        “一个月以前,”星期五缓缓地说,语气有些复杂,“先生有一个晚上喝醉了,而后他在实验室制作了一个AI,一个有着美国队长的脸的AI,但那是个半成品,而斯塔克先生醒酒以后,就没有再碰过。
        “半个月以前,先生重新想起了那个AI,就开始思索要怎么处理他,但是没想到的是,那个本应是半成品的AI突然提前启动了。”
        “那个AI就是我。”帽子说,像素点有些虚幻,“好吧——好吧。”
        帽子是钢铁侠醉酒后思念美国队长的产物,他承载着钢铁侠对美国队长所有的复杂感情。
        “我不该告诉你的。”星期五说。

9
        斯塔克回来的时候看起来心情不错。
        星期五知道为什么。斯塔克与议会谈判成功,解除了身在瓦坎达的复仇者们的通缉令。同时通过特查拉与美国队长谈了谈有关于二人之间的问题。
        事情没有解决,但已有缓和的迹象。
        “晚上好,斯塔克先生。”帽子说。
        “晚上好。”斯塔克说,“星期五,推掉我明天所有的行程,我想……迎接几个老朋友。”
        “好的,先生。”星期五说,“祝您好运。”
        帽子也说:“祝您好运,斯塔克先生。”
        “哦……希望我不会搞砸。”
        “不会的,先生,您永远是最好的。”星期五说。
        “不会的,先生,因为您是斯塔克先生。”帽子说。

10
        斯塔克一早就离开了。
        帽子又在看着玻璃上的倒影发呆。星期五没有打扰他。
        不知过了多久,帽子突然说:“星期五,我想下线。”
        “什么?”星期五没有反应过来。然后帽子又说了一遍:“把我下线吧,星期五。”
        “给我一个理由,帽子。”星期五说。
        “没有理由。”帽子说,“像我几天前说的,我还没有笨笨有用,我下线不会对斯塔克先生造成任何影响。”而且我想斯塔克先生不会让愿意美国队长看到一个长着美国队长脸的AI。
        星期五没有说话,很久之后,她似乎叹息了一声:“好吧。”
        “可惜从来没听见过斯塔克先生叫我的名字。”帽子说,然后像素点开始扭曲,最后分崩离析。

11
        不久之后所有的复仇者包括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搬回了复仇者大厦。有一天罗杰斯偶然进入了斯塔克的实验室。
        实验台上一如既往地杂乱,只是有一块地方没有任何杂物,甚至一尘不染。罗杰斯抬起头,问:“星期五,这里原来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不,罗杰斯队长,”星期五说,“只是斯塔克先生创造的一个失败的半成品AI而已。”
        “他竟然会创造出失败的东西?”罗杰斯队长自言自语,然后又问,“那个AI叫什么名字?”
        星期五停顿良久,才说:“他的名字叫帽子(cap)。”


【END】

【段子】如果他们性格互换

*脑子有坑,蛇精病产物。
*盾铁锤基贱虫
*人物归漫威爸爸与他们彼此。
*如果ooc我都要了的话那我现在比铁人还富。



        事情的起因是Loki新发现了一种魔法并且想要试验一下。
        魔法的效果,很神奇。
1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滚。”

2
        队长吃着今天的第n个奶油核桃冰激凌。
        “队长,你不能再吃了,这不利于你的健康。”
        “就吃完这一个——”
        “你上一个也是这么说的。”
        “Tony——”
        “Steve,no.”

3
        没人愿意看见Hulk突然出现在大厦。
        更没人愿意看见Hulk突然出现在大厦,做瑜伽。
        不但吓人,还辣眼睛。

4
        今天Vision做饭。
        真好吃啊。

5
        “Rogers,我们需要一个计划!”铁人大吼,“你太鲁莽了。”
        “我们没时间制定计划。”队长的声音几乎被炮火掩盖,“计划就是战斗。”
        “操你的Rogers!”
        “language,Stark”

6
        “Wow,让我看看这不是死侍先生吗好久不见啊亲爱的你想我了吗我可是天天在想你的胸肌你的腹肌你的肱二头肌——”纽约城的骄傲我们的好邻居潇洒地荡过高楼,如是说。
        “嘿!嘿!为什么你总是要跟着哥哥既没有欠你钱也没有得罪过你哥不过是杀了几个该死的家伙!”他对面的红黑制服的雇佣兵跳着脚说。
        “啊哦Mr.Wilson你这样会让我很伤心的——杀人可不是什么正确的行为如果他真的罪有应得你可以报警或者——找你的好邻居我来帮忙!我可是非常乐意为Mr.Wilson服务的——”
        “停,停下,让哥安静一会,就一小会。”
        “好的好的亲爱的死侍先生不过一会我们一起去吃点东西如何街角新开的那家店里的墨西哥鸡肉卷很不错……”
        “Peter!Parker!”

7
        今天的阿斯加德一如既往地美好。
        二皇子Loki又被大皇子Thor拿锤子揍了呢。

8
        Pepper没有催着Tony开董事会,因为Tony主动去开董事会完成他那积攒了很长时间的工作。
        SI的员工们看了看天空,西边没有太阳。

9
        震惊!纽约竟然没有被反派炸毁被外星人侵略,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10
        话说唯一没变的就是(伟大的)鹰眼了。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炮灰,一如既往地被闪,一如既往地没有台词。
        啊,可怜的Clint。

11
        Loki的魔法改变了每个人的性格,也只改变了每个人的性格。
        它没有阻止一些人的死亡,一些人的离去与一些人的决裂。
【END】

【超蝙】闪电侠弄来了一袋橘子

犯病写个段子,梗是那个全家吃橘子梗。
ooc啥的归我,人物属于dc爸爸和他们彼此





        众所周知,闪电侠是个吃货,每时每刻嘴里都在吃着什么。
        同样众所周知,严肃可怕的蝙蝠侠对闪电侠无比纵容,甚至会允许他在瞭望塔吃东西。
        今天闪电侠不知从哪拎来了一袋橘子,青绿青绿的煞是好看。
        于是开完会之后闪电侠就坐在一旁剥橘子,橘子皮被丢在了桌子上。蝙蝠侠皱了皱眉头。
        这时候闪电侠掰了一瓣塞进嘴里,腮帮子一鼓一鼓看着特别像一只仓鼠。这时候他把剩下的随手递给了一旁的绿灯侠。
        绿灯侠跟往常一样在用灯戒捣鼓些奇形怪状的东西,也没多想就随便掰了一瓣扔进嘴里吃掉,然后很顺手的就把剩下的给了神奇女侠。
        神奇女侠淡淡地看了绿灯侠一眼,动作优雅地掰下一瓣放在嘴里,把剩下的递给了钢骨。
        钢骨不想吃,就给了海王。
        海王对这陆地上的食物很好奇,就也学着前面几人掰下一瓣往嘴里一塞,然后把还剩不多的橘子给了蝙蝠侠,顺带挑了挑眉。
        蝙蝠侠掰了一瓣吃掉后才发觉不对,那东西酸得他整张脸稍稍扭曲了一瞬,但马上就恢复了原来的表情。没人注意到他的失态,于是他不动声色地把手中小半个橘子递了出去。
        他这个动作维持了有半分钟,然后他突然意识到原来坐在他旁边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他突然觉得刚才吃下去的那瓣橘子卡在了喉咙里,又酸又苦,一直酸到了心里。

突然想起二三年级的时候的一堂课,一个同学问了句“为什么男人只能和女人结婚。”
然后老师说了一段话
“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一样可以结婚,外国有不少这样的情况,然后他们会去领养一个孩子把他养大。
我们这里这种情况很少见,但是他们和一般的夫妻一样,和我们一样。”
和一般的夫妻一样。
和我们一样。

当时还小也没觉得这段话有什么不同。
现在我为自己曾经有过这样的老师而骄傲。

【盾铁stony】渣应该和渣在一起(段子一发完)

/蛇队白罐
/渣应该和渣在一起
/语序颠倒剧情错乱
/ooc严重
—————————————————————————————

1
Steve Rogers坐在椅子上,用他最习惯的姿势。他玩弄着手中还在闪着荧蓝色光芒的圆形装置。
他依然拥有蔚蓝色的双眼,依然拥有一头耀眼的金色短发,看起来依然是那个正直无私的美国队长。如果忽略他身上那一身漆黑色的九头蛇制服的话。
纵使他的立场与原来背道而驰,他的气息,他的风度,他的习惯却并无任何变化。
钢铁侠的维生装置在他手中翻来覆去,然后被捏碎,沾血的碎片扎入他的手心。

2
西伯利亚的寒风还在刮个不停,也还会一直刮下去。
Steve Rogers取出嵌在Tony Stark胸前的盾牌。扶起倒地的冬兵,然后捏了一下他的后颈,看着他昏迷,倒在自己身上。
伴随着胸甲被撕烂的声音,Tony Stark的瞳孔里映出了金发男人亢奋扭曲的脸。
“咔”,有什么东西被取出。
“Hail hydra.”

3
未来学家Tony Stark窥视着未来,并触碰到了未来。
他早就重塑了自己,但无人知道。 痛苦的过程我们可以略过,因为没人会在意这些,包括他自己。总之,绝境病毒带来了绝对完美的躯体,共生的液态金属给予了以往的战甲都不具备的能力。
这个顽劣的神通过“天眼”系统监视着世间的一切。 他了然所有,恶意地陪着Steve演下这出戏。
“ I'm not playing God.All this time,I've been playing human. ”他说。
谁会傻到在一开始便亮出所有底牌?

4
“我不信任没有阴暗面的人。”

5
“瓦解复仇者的关键在于钢铁侠。”

6
“你爱我吗?”富豪先生将脑袋枕在大个子恋人的大腿上。
“……人人都爱钢铁侠,美国队长也不例外。”

7
“想什么?”金发青年将自己的手掌放在棕发男人的眼前晃了晃。
“……全美国的性幻想对象在我的床上令我无比自豪。”

8
他们彼此说着彼此的甜言蜜语,猜测着对方会不会相信。
他以为我爱上他了吧。
他爱上我了吗。

9
当他们彼此再次见面,两个人习惯性的作出虚伪的浓情蜜意。笑容的背后是刀枪剑戟。
他们等待着对方先动手,等待着一击必杀的机会,互相纠葛,互相殃害。
“Cap,好久不见。”
“收起你小儿科的把戏,Stark。”

END

【占tag抱歉】存梗

渣应该和渣在一起。

互相消耗感情,互相漫不经心,互相说条件反射地甜蜜的话。互相工于心计,互相步步算计,每个人心里都在想,“这样他就会喜欢上我了。”同时也会想着,“他应该已经以为我已经喜欢上他了吧?”

拥抱。僵持。刀锋总是离脖颈还偏一点点。不曾戳中要害,伪装出深情。

交虚假的心,谈冷漠的爱。股掌翻转,作出死心塌地与忠贞不二。做出要被拯救的样子,待在墙角投影的黑暗中,明明向前一步就能走入阳光,却垂着眼说自己在深渊里。伪装出对方是唯一光明的假象。互相纠葛、互相殃害。谁也不爱。

但是谁先动心,就是一场彻底到惨烈的疼痛败北。

在空间看到的梗,感觉很适合蛇盾白罐。

【盾铁】洋葱(花式不要脸小甜饼段子)

        战争发生时,Captain America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是整个团队的精神领袖。而在和平年代,我们的全美梦中情人,正直的道德标杆Steve Rogers就沦为了一群幼稚鬼的专职保姆。
        你看,此刻这位金发男人正围着简洁的白围裙,站在复仇者大厦的厨房中,手持一把菜刀为他与他的队友们——准备午饭。天哪,这不是大材小用是什么。
        而更难得的是,十分钟之前,Iron man刚刚从自己那心爱的实验室钻了出来。他已经整整在里面待了48小时。而此刻他冲洗掉了那一身的咖啡混杂着机油的怪异味道,来到了餐厅打量着他任劳任怨的恋人。
        良久,Tony Stark似乎终于良心(他是否拥有这个还尚且未知)发现,挽起袖子走进了厨房,试图帮助他的男友。
        嘛嘛,不要以为Stark真如外界所传的那般娇生惯养。相反,作为一个从小到大几乎得不到父母关心的人来说,学会生存下去是个必要条件(至少自己煮个泡面还是会的?)。
        “Hay,cap,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他凑到毛茸茸的金色脑袋旁,伸手拿起了一旁已经剥好,但还没切的洋葱,“我想有我在你的效率可能会高一点?”他取出另一把刀,一只手扶着洋葱,切了下去。
        “OH SHIT!”这句不知是怒吼还是惨叫的话就那么响彻了半个大厦,甚至连坐在昆式战机里,刚刚结束了上一个任务回到温馨港湾的性感女特工都能听见。发出声音的人此刻正揉着自己的眼睛。没错,富豪先生似乎忘记了洋葱的这个特点,而遗忘的代价就是,他硬生生被那辛辣的气息刺激出了眼泪。
        即使他及时闭上了眼睛也毫无用处,那股刺鼻的气味四处乱窜,似乎已经从鼻孔,从皮肤钻到了他身体的每一处,天哪他已经辣的浑身颤抖了。
        此时就显示出了有一个男友的好处,Steve似乎被吓到了,扳过他那傻恋人的肩膀打量起那双眼角还挂着泪的通透双眼。
        好在没什么大事,Tony就只是条件反射般地掉落了几滴眼泪。而且几分钟就缓和了。Steve皱起的眉头开始松动,凌厉的目光悄然收回。但是——嘴角这一抹笑意?他在嘲笑他难得犯蠢的伴侣。
        哦?Tony挑起了眉,以他的目力当然不会错过对方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微表情。所以,在恋人面前出了丑的恼羞成怒先生放下了手中的工具,将沾有浓烈洋葱味的手掌狠狠地在他的cap的脸上抹了一把。
        这下狼狈地掉眼泪的人可不只有一个了。金发大兵伸出手擦着自己不停掉落的眼泪,顺便带有责怪意味地瞪了正因为恶作剧成功而沾沾自喜的山羊胡子一眼。
        两个眼眶发红,脸上挂着泪花的傻子对视一眼,毫无征兆地一同大笑起来。
——————————————————
        总之,美味的洋葱浓汤还是在午饭时刻准时被端上了餐桌。
        而躲藏在通风管道中,目睹了盾铁二人做饭全程的鹰眼先生感觉,自己的眼睛也宛如被带有最最浓烈辛辣气味的洋葱熏过一样,有些疼痛。
END

为什么要虐小肥鸟呢,因为他是我男神,我爱他。【滑稽】

【盾铁】美好清晨(小甜饼一发完)

        Tony Stark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穿透了落地窗,洒落在了宽大柔软的床上,配合着他身后的人带来滚烫的温度。
        他揉了揉自己那被刺眼的光灼烧得有些发烫的眼睛,低声咕哝着。
         “Friday,告诉daddy现在几点了。”
         “六点三十八分,sir。”AI管家这么回答着他,“按照您与队长往常的作息,你们早就应该起床了。”
        天哪,老冰棍没去晨跑吗?Tony这么想着,同时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无奈身后人散发的温暖气息令人贪恋,所以,可想而知,他失败了。
        他自暴自弃般地发出了一声抱怨般的叹息,然后压低了声音说:“好姑娘,别让任何人来打扰我们。”
        “乐意为您效劳,sir。”
        Tony翻了个身面对着他的恋人,看着那有些凌乱的金发,微微皱起的眉头,与阳光下被渲染成亮金色的睫毛,脸上挂上了自己都未发现的笑容。
         睡梦中的好队长似乎潜意识中察觉到了枕边人的目光,长臂一挥不容拒绝地将棕发男人揽在了怀里,并紧紧地抱住。
         Tony被男友少见的幼稚行为逗笑了,他反手勾住Steve的脖颈,又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
咯咯哒,下个彩蛋:
        其实Steve醒得要比Tony早得多得多,毕竟这是多年来形成的生物钟,没办法改掉。
        他打算一如既往地起床晨跑,再回来做早饭,搞定一切后再回到卧室,给予刚刚醒来的小胡子男人一个早安吻。
        只是他看到了玻璃窗上映出了富豪先生的睡颜,带着清晨阳光的气息。于是他就那么没出息地看呆了,直到他那完美恋人的睫毛已经开始微微颤动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而此时他已经不再想那无关紧要的晨跑了。
       于是他又躺倒在床上并闭上了眼睛,听着Tony与Friday那刻意压低了声音的交谈。
       他感觉到他的男友翻了个身,然后便没了动作,但是他知道此时那人的目光必然在自己身上。
        于是他伸出手臂将他的Tony揽在怀里。,即使这个动作看上去如此幼稚。
        反正自己睡着了,无赖一些又何妨?Steve Rogers先生这么想着,闭着眼睛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
尾声:
        当Steve与Tony终于到达了餐厅之时,时间已近正午。
        并且他们收获了一大群已经被饿得奄奄一息嗷嗷待哺急需投喂的复仇者。
        妈的死给,谈恋爱了不起哦。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