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皇衍

【盾铁stony】渣应该和渣在一起(段子一发完)

/蛇队白罐
/渣应该和渣在一起
/语序颠倒剧情错乱
/ooc严重
—————————————————————————————

1
Steve Rogers坐在椅子上,用他最习惯的姿势。他玩弄着手中还在闪着荧蓝色光芒的圆形装置。
他依然拥有蔚蓝色的双眼,依然拥有一头耀眼的金色短发,看起来依然是那个正直无私的美国队长。如果忽略他身上那一身漆黑色的九头蛇制服的话。
纵使他的立场与原来背道而驰,他的气息,他的风度,他的习惯却并无任何变化。
钢铁侠的维生装置在他手中翻来覆去,然后被捏碎,沾血的碎片扎入他的手心。

2
西伯利亚的寒风还在刮个不停,也还会一直刮下去。
Steve Rogers取出嵌在Tony Stark胸前的盾牌。扶起倒地的冬兵,然后捏了一下他的后颈,看着他昏迷,倒在自己身上。
伴随着胸甲被撕烂的声音,Tony Stark的瞳孔里映出了金发男人亢奋扭曲的脸。
“咔”,有什么东西被取出。
“Hail hydra.”

3
未来学家Tony Stark窥视着未来,并触碰到了未来。
他早就重塑了自己,但无人知道。 痛苦的过程我们可以略过,因为没人会在意这些,包括他自己。总之,绝境病毒带来了绝对完美的躯体,共生的液态金属给予了以往的战甲都不具备的能力。
这个顽劣的神通过“天眼”系统监视着世间的一切。 他了然所有,恶意地陪着Steve演下这出戏。
“ I'm not playing God.All this time,I've been playing human. ”他说。
谁会傻到在一开始便亮出所有底牌?

4
“我不信任没有阴暗面的人。”

5
“瓦解复仇者的关键在于钢铁侠。”

6
“你爱我吗?”富豪先生将脑袋枕在大个子恋人的大腿上。
“……人人都爱钢铁侠,美国队长也不例外。”

7
“想什么?”金发青年将自己的手掌放在棕发男人的眼前晃了晃。
“……全美国的性幻想对象在我的床上令我无比自豪。”

8
他们彼此说着彼此的甜言蜜语,猜测着对方会不会相信。
他以为我爱上他了吧。
他爱上我了吗。

9
当他们彼此再次见面,两个人习惯性的作出虚伪的浓情蜜意。笑容的背后是刀枪剑戟。
他们等待着对方先动手,等待着一击必杀的机会,互相纠葛,互相殃害。
“Cap,好久不见。”
“收起你小儿科的把戏,Stark。”

END

【占tag抱歉】存梗

渣应该和渣在一起。

互相消耗感情,互相漫不经心,互相说条件反射地甜蜜的话。互相工于心计,互相步步算计,每个人心里都在想,“这样他就会喜欢上我了。”同时也会想着,“他应该已经以为我已经喜欢上他了吧?”

拥抱。僵持。刀锋总是离脖颈还偏一点点。不曾戳中要害,伪装出深情。

交虚假的心,谈冷漠的爱。股掌翻转,作出死心塌地与忠贞不二。做出要被拯救的样子,待在墙角投影的黑暗中,明明向前一步就能走入阳光,却垂着眼说自己在深渊里。伪装出对方是唯一光明的假象。互相纠葛、互相殃害。谁也不爱。

但是谁先动心,就是一场彻底到惨烈的疼痛败北。

在空间看到的梗,感觉很适合蛇盾白罐。

【盾铁】洋葱(花式不要脸小甜饼段子)

        战争发生时,Captain America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是整个团队的精神领袖。而在和平年代,我们的全美梦中情人,正直的道德标杆Steve Rogers就沦为了一群幼稚鬼的专职保姆。
        你看,此刻这位金发男人正围着简洁的白围裙,站在复仇者大厦的厨房中,手持一把菜刀为他与他的队友们——准备午饭。天哪,这不是大材小用是什么。
        而更难得的是,十分钟之前,Iron man刚刚从自己那心爱的实验室钻了出来。他已经整整在里面待了48小时。而此刻他冲洗掉了那一身的咖啡混杂着机油的怪异味道,来到了餐厅打量着他任劳任怨的恋人。
        良久,Tony Stark似乎终于良心(他是否拥有这个还尚且未知)发现,挽起袖子走进了厨房,试图帮助他的男友。
        嘛嘛,不要以为Stark真如外界所传的那般娇生惯养。相反,作为一个从小到大几乎得不到父母关心的人来说,学会生存下去是个必要条件(至少自己煮个泡面还是会的?)。
        “Hay,cap,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他凑到毛茸茸的金色脑袋旁,伸手拿起了一旁已经剥好,但还没切的洋葱,“我想有我在你的效率可能会高一点?”他取出另一把刀,一只手扶着洋葱,切了下去。
        “OH SHIT!”这句不知是怒吼还是惨叫的话就那么响彻了半个大厦,甚至连坐在昆式战机里,刚刚结束了上一个任务回到温馨港湾的性感女特工都能听见。发出声音的人此刻正揉着自己的眼睛。没错,富豪先生似乎忘记了洋葱的这个特点,而遗忘的代价就是,他硬生生被那辛辣的气息刺激出了眼泪。
        即使他及时闭上了眼睛也毫无用处,那股刺鼻的气味四处乱窜,似乎已经从鼻孔,从皮肤钻到了他身体的每一处,天哪他已经辣的浑身颤抖了。
        此时就显示出了有一个男友的好处,Steve似乎被吓到了,扳过他那傻恋人的肩膀打量起那双眼角还挂着泪的通透双眼。
        好在没什么大事,Tony就只是条件反射般地掉落了几滴眼泪。而且几分钟就缓和了。Steve皱起的眉头开始松动,凌厉的目光悄然收回。但是——嘴角这一抹笑意?他在嘲笑他难得犯蠢的伴侣。
        哦?Tony挑起了眉,以他的目力当然不会错过对方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微表情。所以,在恋人面前出了丑的恼羞成怒先生放下了手中的工具,将沾有浓烈洋葱味的手掌狠狠地在他的cap的脸上抹了一把。
        这下狼狈地掉眼泪的人可不只有一个了。金发大兵伸出手擦着自己不停掉落的眼泪,顺便带有责怪意味地瞪了正因为恶作剧成功而沾沾自喜的山羊胡子一眼。
        两个眼眶发红,脸上挂着泪花的傻子对视一眼,毫无征兆地一同大笑起来。
——————————————————
        总之,美味的洋葱浓汤还是在午饭时刻准时被端上了餐桌。
        而躲藏在通风管道中,目睹了盾铁二人做饭全程的鹰眼先生感觉,自己的眼睛也宛如被带有最最浓烈辛辣气味的洋葱熏过一样,有些疼痛。
END

为什么要虐小肥鸟呢,因为他是我男神,我爱他。【滑稽】

【盾铁】美好清晨(小甜饼一发完)

        Tony Stark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穿透了落地窗,洒落在了宽大柔软的床上,配合着他身后的人带来滚烫的温度。
        他揉了揉自己那被刺眼的光灼烧得有些发烫的眼睛,低声咕哝着。
         “Friday,告诉daddy现在几点了。”
         “六点三十八分,sir。”AI管家这么回答着他,“按照您与队长往常的作息,你们早就应该起床了。”
        天哪,老冰棍没去晨跑吗?Tony这么想着,同时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无奈身后人散发的温暖气息令人贪恋,所以,可想而知,他失败了。
        他自暴自弃般地发出了一声抱怨般的叹息,然后压低了声音说:“好姑娘,别让任何人来打扰我们。”
        “乐意为您效劳,sir。”
        Tony翻了个身面对着他的恋人,看着那有些凌乱的金发,微微皱起的眉头,与阳光下被渲染成亮金色的睫毛,脸上挂上了自己都未发现的笑容。
         睡梦中的好队长似乎潜意识中察觉到了枕边人的目光,长臂一挥不容拒绝地将棕发男人揽在了怀里,并紧紧地抱住。
         Tony被男友少见的幼稚行为逗笑了,他反手勾住Steve的脖颈,又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
咯咯哒,下个彩蛋:
        其实Steve醒得要比Tony早得多得多,毕竟这是多年来形成的生物钟,没办法改掉。
        他打算一如既往地起床晨跑,再回来做早饭,搞定一切后再回到卧室,给予刚刚醒来的小胡子男人一个早安吻。
        只是他看到了玻璃窗上映出了富豪先生的睡颜,带着清晨阳光的气息。于是他就那么没出息地看呆了,直到他那完美恋人的睫毛已经开始微微颤动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而此时他已经不再想那无关紧要的晨跑了。
       于是他又躺倒在床上并闭上了眼睛,听着Tony与Friday那刻意压低了声音的交谈。
       他感觉到他的男友翻了个身,然后便没了动作,但是他知道此时那人的目光必然在自己身上。
        于是他伸出手臂将他的Tony揽在怀里。,即使这个动作看上去如此幼稚。
        反正自己睡着了,无赖一些又何妨?Steve Rogers先生这么想着,闭着眼睛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
尾声:
        当Steve与Tony终于到达了餐厅之时,时间已近正午。
        并且他们收获了一大群已经被饿得奄奄一息嗷嗷待哺急需投喂的复仇者。
        妈的死给,谈恋爱了不起哦。
END

【盾铁/锤基】我的病人们 第一章 六月十六日病人独白

注意:
   设定架空
   全员精神病
   人物属于漫威ooc属于我。
   本文没有任何侮辱人物的意思,如有冒犯,还请见谅。
—————————————————————————————
【盾铁/锤基】我的病人们
第一章 六月十六日病人档案
注:为防止记录过程中病人突然发病造成伤害,档案由医生记录。
档案一:
姓名:Tony Stark
性别:男
临床表现:情感障碍,偏执型精神障碍,自毁倾向
程度:非常严重
病人独白:
        Hey医生,今天过得好吗?
        我也不错。谢天谢地今天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就只是公司那群老家伙又要逼我退位让贤。
        反正我都习惯了。
        话说医生,你随便找个理由把我放出去好不好?再待在这里我真的要疯了。我保证付给你报酬,丰厚的报酬。
        为什么——?你要对你的病人负责?哦天哪我又不是小姑娘不需要你负责的,真的。
        喂喂!!!不要摆出那个老古板的表情,我讨厌看到这个!
        没错,就是Steve Rogers。
        不准告诉他我叫他老古板。
        闭嘴我没说我讨厌他……我也不喜欢他!!!
        操!
医生批注:
        我与Stark的交谈就到这里,接下来不管我说什么他一概拒绝回答,这可能跟我最后说他喜欢Rogers有关?
        真幼稚。
        通过他最近几次独白我并未发现他有明显的发病迹象。但这代表不了什么,因为他以前好几次隐瞒医生病情。
        同时,Tony Stark对Steve Rogers的态度有些怪异,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缘由。

档案二:
姓名:Clint Barton
性别:男
临床表现:恋物癖,非常好动
程度:较轻
病人独白:
        医生你好——
        我们就不需要谈心了吧,我又没病。
        的确没有精神病会承认自己有病……所以你是精神病吗?
        哈哈,所以咯——
        别把你的脸拉的这么长,很难看的。
        好啦好啦,我不闹了,我很乖的!
        今天又没什么大事一样的吃不知道是什么鬼的饭菜然后被强行喂药,除此之外就是看保姆先生满病房追着Tony跑,为了两片花椰菜。
        你问保姆是谁?还能有谁,Steve呗。
        哈哈,你没发现他特别照顾Tony吗?他对其他人可不这样。
        ……好吧,你真迟钝。
        好啦好啦,就聊到这吧,我听见Tony和Steve争吵的声音了,我先走了——
医生批注:
        随性的Clint Barton令我的工作方便了不少。
        他的病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我没什么可担心的。
        就是据他所说的Stark与Rogers令我无比好奇。Rogers对Stark逾矩的关心一定有什么原因。

档案三:
姓名:Natasha Romanoff
性别:女
临床表现:暴力倾向
程度:轻微
病人独白:
        你好。
        没什么可聊的,你去找下一个人吧。
        你似乎不怎么乐意?
        Thor我不知道,Bruce你没什么可担心的,在我看来Hulk……挺乖的?
        话说……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医生批注:
        Natasha Romanoff与Clint Barton相同,都是没病的,说实话听着她那带着俄罗斯口音的嘲讽语气我也想直接让她出院得了。
        以及别的我都认同,至于Hulk很乖?呵。

档案四:
姓名:Bruce Banner/Hulk
性别:男
临床表现:多重人格症,第二人格有暴力倾向
程度:严重
病人独白:
Bruce Banner
        晚上好,医生。
        今天过得挺好的。
        我没有紧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我身体里的另一位住客最近似乎不太愿意出来,原因我也不知道。
        好吧,我去与他商量一下。
Hulk
        叫我出来有事?
        我当然不愿意出来了,我为什么要出来?
        一出来就得看两个傻子吵架,像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闹矛盾的夫妻。
        什么他们不是一对吗?
        好吧好吧。
        如果你能让我多跟那个红发女士聊几次的话我可以考虑出来的频繁一点,她真漂亮!
        好了我要回去了,再见。
Bruce Banner
        聊得怎么样?
        他……好像确实挺喜欢Nat的,我猜?
        嗯……大概……
        以及那对吵架夫妻是谁,还用我说?
医生批注:
        在对于Romanoff时这两人的态度上又一次证明了他们的截然不同。
        Hulk较之他的主人格要更大胆也更直白一些,当然也有可能是单纯的一根筋。
        而更为谨慎的Banner并不透露自己的感情,而是把他们藏在心底。
        多重人格者的两个人格对同一人有好感,会对病情有什么影响,值得探究。

档案五
姓名:Thor
性别:男
临床表现:恋物癖,恋弟情结
病人独白:
        ……你好。
        我想自己待一会,谢谢。
        我弟弟?
        他长得很漂亮!
        他的头发是黑色的,怎么说呢……对,漆黑如墨,手感也特别好。
        他的眼睛是绿色的,清澈透明的绿色。
        你见过猫吗?暹罗猫。我弟弟就像一只暹罗猫,高贵神秘。
        他只比我稍微矮一些——他这么说。
        但是他不见了。
        不是失踪,是不见了,消失了。
        能帮我找找他么?
医生批注:
        Thor的弟弟的去向无外乎两种可能,失踪或死亡,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Thor会用消失来形容。
        而且不管哪一种,都对Thor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创伤,促成了他的精神疾病。
        如果能找到他的兄弟,那么对他的病情一定会有帮助。而且他在纽约没有亲人,仅有的朋友还都是我的病人。

档案六:
姓名:Steve Rogers
性别:男
临床表现:恋物癖,并且时常噩梦缠身,受到诱因刺激会失去理智。
程度:中等
病人独白:
(由于Steve要求自己完成这篇独白而且他的病情一向稳定,所以我答应了他。)
        非常感谢医生你能答应我的要求,我想自己写独白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我不太适应问答这种有点类似于……审讯的方式,并无冒犯的意思,抱歉麻烦您了。
        大概是医院这种比较安静的环境的缘故,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做噩梦了,所以一直精神不错。
        我觉得大家也都还挺好的,Hulk没有突然出来打砸砍,Clint没有上蹿下跳拆病房,Nat也没有心情不好揍护工。
        Thor有时还是会发呆,不过我发现有关于他的弟弟Loki的话题能让他稍微活跃一些。
        还有,Tony的糖分摄入过多,医生你最好管管他。
        至于我自己,医生你看不出来吗?
        我挺好的,大概。
医生批注:
        现在的SteveRogers几乎可以算作我的半个助手了,每天每个人的情况他都会告诉我。他也一直都很正常,所以我没什么可担心的。
        越来越怀疑他到底有没有精神病了。
tbc.

【盾铁/锤基】我的病人们

【盾铁/锤基】我的病人们 序章
   注意:
   设定架空
   全员精神病
   人物属于漫威ooc属于我。
   本文没有任何侮辱人物的意思,如有冒犯,还请见谅。
—————————————————————————————
        我是一名医生,在纽约市一家精神病院工作。
        干我们这一行的人多半都有些神经质,也有不少因为压力过大而自己患上精神病的。但我不属于那一类,我的大多数病人都令我无比省心,甚至不需要我去管,因为他们有一个大家长。
        他是我的第一个病人Steve Rogers。
        说实话他刚被送来的时候我并未发现他是一个病人,甚至险些把送他来的护工当做病患带走。他举止得体,谈吐优雅,就像上个世纪的绅士,带着古典气息。令人难以相信他时常被噩梦缠身,并且有严重的恋物癖——就是他从未离手的红蓝白三色的圆形飞盘,据说那是他的一位挚友送给他的。
        他的护工告诉我,只要给他备上几个沙袋,他就可以安静一两天。至于为什么只有一两天,我是在一天后得知他已经打爆了第三个沙袋时才明白的。当时我很庆幸他没有什么暴力倾向。
        除了这些,他还是一个非常有艺术天分的人,他的画作非常漂亮,线条流畅,画风细腻,并不比画展上的名家之作差多少。
        Rogers在来到这里的短短几天内就赢得了几乎所有人的好感,毕竟不是每个患者都是这么好相处,比如Tony Stark。
        Tony Stark是少数讨厌Rogers的人之一,这或许与他们刚见面就吵了一架有关系。
        Tony Stark是某著名企业的掌权者,思维敏捷,口齿伶俐,精通人情世故,生性多情,与数名女郎关系暧昧。
        或许是因为身份带给他的压力,也有可能是年少时缺乏亲情的因素,他患有严重的情感障碍及偏执性精神障碍,还有自毁倾向。
        他被送到这里来的时候脸色苍白,满身机油的味道,大眼睛下是浓重的黑眼圈,很明显至少有七十二小时没有合眼,我注意到他的眼睛是漂亮的焦糖色,除此之外身上还有几十处擦伤。
        好不容易我的助手将他压在凳子上,我才得以顺利与他交谈。
        他是个多变的人,性格时而乖张,时而温和,带着商界老手的狡猾,却又是个嗜吃甜食的孩子。
        我曾见过他舌战群儒,在公司股东们质疑他的精神状态的时候,带着张狂讽刺的笑容大声反驳;也见过他病发时狠命拽着自己的头发往墙上撞,直至鲜血淋漓。那之后我就将他的房间里的四面墙壁还有地板都铺上了软垫。
        天才与疯子只有一步之遥,而Stark就站在那道危险的边缘线上。
        后来我迎来了两位特殊的病人——一对退役特工,这两人与其说是病人不如说是强行塞进来的正常人,他们看着甚至比我还正常。某些“大人物”怕这两人惹出什么事端,便以他们为精神病患者的理由将其送到这里以便监视。
        Natasha Romanoff,性别女,性格强硬,有一定的暴力倾向,这位美丽的女士脾气不太好。
        Clint Barton,男性,生性活泼,富有幽默感,喜爱甜食,有轻微的恋物癖,对象是他那一套弓箭。
        初次见面时我以为他们是一对情侣,后来才发现我搞错了。但是真的,他们太相配了几乎所有方面他们都如此契合,这或许是因为长时间合作而形成的习惯。他们甚至不需要语言交流,一个眼神他们就可以明白彼此的想法。
        在背后议论自己的病人不是一个医生该有的行为,所以关于Romanoff与Barton我就只说到这里。毕竟,我需要关心的是他们的病情,即使这两位的病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最麻烦的病人是一位多重人格者Bruce Banner,他除了本格之外又分裂出一个人格,我们称其为Hulk。他们在各方面都不同,甚至完全相反。
        Banner是个科学家,性格温和甚至有些腼腆,他的长相也如他的性格一般,没有一般男性的粗犷,非常温和。这样性格的他很少为难他人。
        但是——每次说到这个我都要叹气,Hulk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他脾气暴烈,思维单一 寡言少语,不好相处,发起狂来四个Rogers都按不住。这种病人最令我们为难,因为与他们打交道时自身安全得不到保障。
        好在多数时间都是Banner掌管身体的控制权。
        最后一名病患我只知道他叫Thor Odinson,对他的来历身世等一无所知。他被好心人送到这里,理由是他是个疯子,整天提着一把很重很有古典魔幻主义风格的锤子到处乱跑。据他自己说他在找他的弟弟。
        他如果是个疯子那也是一个很像正常人的疯子,他的行为举止看不出一点精神病患者的影子,除了有一次他将病房的地面砸出一个大坑,搞得那几天我们进出他的房间都小心翼翼。
        他有些粗莽,说不定还有某种狂热的宗教倾向,这使我一度觉得他很危险。但我后来发现我错了。他拥有多数男性都有的特质,直爽,莽撞,脾气暴躁却很善良,甚至有些啥傻,但绝对不会主动伤害他人。
        但院方经过商讨依然是将他留在了这里,因为这种随手一锤子可以砸出一个大坑的人,且是个流浪汉,放出去会毁了整个纽约城(这是他们的原话)。在拖欠我工资的时候也没发现他们的情操如此高尚。
        于是我就成为了他的主治医生,而他是我的第六个病人。
        我的病人们多数身份特殊,还有不少根本没病的,这令我有些不安却又放心不少。至少我要比我的同事幸运一些。他那里有两位脾气怪异的老人整天下棋,一个如野狼般凶恶的脏话连篇的退役雇佣兵,身边跟着他并不友善的小女儿,一个戴着红宝石眼镜的青年人,以及一群青春期的孩子,会拆医院的那种。
        他或许是最悲催的医生了。
        题外话就说到这里,现在请随我来,看看我的病人们——
       第一个病房里那位倚着床头,手里拿着素描本与炭笔的金发年轻人——不用说,那是Steve Rogers。一个红蓝白三色的金属飞盘就放在他的脚边。
        第二个病房属于Romanoff女士,里面放着几瓶好酒与一些化妆品,红发女特工正在对着镜子涂指甲油。
        第三个病房是Tony Stark的,那位坐在沙发上端着一杯咖啡的小胡子男人就是他。而在他旁边那戴着眼镜的是Bruce Banner。他们在热切地讨论着什么,嘴里吐出一串串科学术语。
        第四个病房内没人,但有些束缚装置,可想而知这是为Banner体内的Hulk准备的。
        第五个病房我甚至不需要推开门便可以听见里面的欢笑声——今天是Clint Barton与他的妻儿见面的日子。
        第六个病房中只坐着一个人,他过长的金发有些散乱地披在肩膀,整个身影有些颓废却又透着几分委屈,他正对着锤子喃喃自语。不用说这便是Thor Odinson了,至于他说的话,我想应该与他失踪的弟弟有关。
        回到办公室我在桌上未完成的Odinson的档案上添了一笔:
        有一定的恋物癖以及恋弟情结。
TBC.

五分钟起稿勾线然后开始拿着彩铅涂涂涂,涂完以后发现,卧槽队长的盾让我画错了???!!!

随手一个李白哥哥

他是我的恋人【cp向可能是白邦白?】

精神病患者和小蝙蝠的故事√
不是刀不是糖是毒哈哈哈哈

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医学博士,精神病科医生范海辛自个本身就是个精神病患者,一个有臆想症的家伙。
他的住所窄小昏暗,连个窗户都没有。
如果这不算什么的话,那么他还养了一只小蝙蝠,并且说它是自己的恋人。
没错,恋人。
每天晚上范海辛都会出来散步,踏着节奏欢快的步子与路人打招呼,而那只蝙蝠蹲坐在他的肩膀上,也像人一样举起带着翅翼的前爪向人挥了挥。吓得没人敢再经过他的住处附近。
还有人看见那只蝙蝠趴在他的手腕上,咬破皮肤去吸食他的血液。哦天哪,不会得鼠疫吗。
据范海辛的同事透露,他们经常看见范海辛脖子上带着几个牙痕,很明显不是人类造成的。
更有甚者曾撞见过范海辛与那只蝙蝠接吻。
不可理喻。
他的顶头上司秦越人警告过他好多次,但是他一次也没听进去过。
于是他被抓进了精神病院,至于那只小蝙蝠,被关进了笼子扔在了垃圾堆里。没人听到范海辛的喃喃自语:“他是我的恋人,你们怎么就不信呢……”也没人看见那只小蝙蝠眨巴着一双红眼睛打量着他们。
在精神病院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职业如此令人讨厌,每天都会有人来问这问那,研究他的每一句话,当他脾气稍微大一些就有人咋咋呼呼
地要给他打镇静剂。
妈的到底谁才是精神病。
于是他不再说话,每天只是盯着囚禁他的小房间的窗户发呆。
直到几天后。
精神病院所有的医生在一夜之间死了个干净,一起死的还有那几个将范海辛抓进来的打手。都是喉咙被开了一个小口,身体里的血液被吸得一点不留。范海辛也不知去向。
都说是范海辛养的蝙蝠回来报复了。但是它是如何在一夜之内吸干了近百人的血?没人知道。
某个清晨,人迹罕至的公园里有一个身影缓缓走着,他摘下头顶的宽檐帽为肩膀上的小蝙蝠遮挡阳光,蝙蝠晃晃头顶的白毛,吧唧一口亲在了那人脸上。
“都说了他是我的恋人,你们怎么不信呢。”